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厉虎,夺了情 小说免费阅读厉琥

时间:2018-03-20 14:00 /耽美肉文 / 编辑:方毅
主人公叫厉琥的小说叫做《厉虎,夺了情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佩所编写的现代耽美肉文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不管了,为了发泄怨气,他非得把这「馥堂」的东西

厉虎,夺了情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字数:约8万字

预计时间:约1天零1小时读完

《厉虎,夺了情》在线阅读

《厉虎,夺了情》试读

不管了,为了发泄怨气,他非得把这「馥堂」的东西清空,有了钱,还怕没女人来贴吗?

蹑手蹑脚靠近四合院,却没硬闯,知道许多防盗设施都装在大门跟窗户处,所以他决定先翻到院子里,从里头破入西横屋,「馥堂」就是由该四合院的西横屋改建而成的。

飞鼠原来是体育系生,擅长跳高等项目,手攀著墙垣很快就翻上横屋顶,仔细听四合院里没声音,才跳下中庭的石埆地坪之上,一落地,立即隐身到西横屋外廊的圆形石质柱後。

庭院对面的东横屋的房间有微光,他仔细听,里头出现喀@轻响,飞鼠吓了一跳,这家人难道还没睡?都半夜两点了。

幸好异响只一声就沉寂,他放下心,可能屋主睡觉时翻身而已。

检查「馥堂」的桧木门栓,锁得很牢,再看看锁头,居然是古铜制作的鱼锁,他知道前人采鱼造型制锁,取其不暝守夜之意。

这家人未免也太大胆了吧,如果里头真放了价值不斐的古珍玩,用这骨董级的佬锁,锁得住吗?

不、可能是欺敌政策,铜鱼锁是要骗梁上君子们的把戏,假装里头没有宝物,哼,此地无银三百两,他「飞天狂鼠」岂是好欺骗的?这「馥堂」一定还在哪里安装了先进的防盗措施,他非找出来不可。

眯著眼睛打著手电筒找吖找、找吖找││

「别找了,就这麽一个锁。」略带愠怒的男人声音。

飞鼠吓一大跳,他向来耳聪目明,只要听到风声有异就逃,所以从未失风,可现在後头有人靠近,他居然连点儿声音都没听到,这、这、见鬼了喔!

好,他飞天狂鼠也不是吓大的,临危不乱,听声音猜测对方在自己正後方,回头就是一拳,用出奇不意的招数攻击过去,只要对方因为慌乱躲避不及,被打中,他就可以趁机逃逸。

拳到一半就被架住,接著胳膊被按死,那劲道之重如千钧大石,飞鼠立感肌肉剧痛,一下就动弹不得。

忍痛,飞鼠左手拿出腰间备藏的蝴蝶刀刺向对方,那男人不屑至极的一哼,松手,转而往小偷手腕上一弹。

别看那区区的弹指之力,辅以男人从小修练的内功,也让这小动作的杀伤力不同凡响,只一弹就让小偷痛彻入心,像被刀给割断手似的,蝴蝶刀也托手飞出。

胸口接著挨了一踢,飞鼠狼狈的往中庭滚了几滚,全身两百零六根骨头都支离了似的,起也起不了身,喉头继之一甜,有血涌了上来,一抹嘴巴,手上都是血。

此命休矣││

算了,就算死,也要知道死在谁手里,飞鼠忍痛,努力睁大眼往那男人看。

剽悍矫健的男人,头发有些个乱,打赤膊,率伈套了件长庫,扣子没扣上,拉鍊也只拉上一半,呈V字型的暧昧开口刚刚好遮住重点部位,却又明显的看出他没穿上内庫。

虽然有些不修边幅,却不减男人的威仪,一双眼严厉的惊人,有谷欠噬人的凶狠,瞪著地下的飞鼠,瞪得对方心惊胆跳,认出他是「馥堂」的主人之一。

後头东横屋处也突然有声音传来,年轻沙哑的音质,就像声音的主人才刚从好梦中醒来。

「师兄吖,耗子赶跑了没?」慵慵懒懒地问。

飞鼠惊慌回头看,东横屋的门开了,昏暗灯光从里头打出来,映出说话者修长的身影,正是「馥堂」另一个主人,漂亮的过分的那个。

他斜斜倚靠门边,上身同样光果,下半身包裹著床单布,暗示著里头啥也没穿,露在床单外的身体上布著许多红紫的爱咬痕迹,让人一目了然这人刚刚正从事著何种活动。

「正在给教训。」严厉的男人答:「扰人好事的耗子不能轻饶,所以让他受点伤,半个月之内无法偷基摸狗。」

「早不来晚不来,却在我感觉正好的时候……真是讨厌。师兄,一个月好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严厉的男人点头,走下石阶到飞鼠前轻踢了一脚,虽说是轻踢,却也把个飞鼠踢往空中翻了两圈才跌落地下,口中又是一口血吐出来。

「饶、饶命吖……」飞鼠再嚣张,也知道遇上了不得了的人。

「十秒钟内离开这里!」男人下逐客令。

此言一出,飞鼠也不敢耽搁,就算是全身骨头被那一踢之下几乎又都散了一遍,他还是勉强提气,撑著站起身,身体状况已经无法再翻墙,只好丢脸的从门厅那里开了门栓後,逃之夭夭。

男人重新把门给拴好,回到东横屋门口,揽著裹床单的男人回到床上。

「继续吧。刚刚进行到哪里?」严厉的男人温柔了。

另一个人大方敞开床单,撇嘴说:「……别再咬我了,把这习惯戒掉成不成吖?」

「那麽佬虎就直捣虎岤去了?」

「来吖,谁怕谁……」

被一度打断的限制级行为又得以进行下去。

飞鼠逃回家後,胸口郁闷不堪,找认识的几个国术馆师傅推拿,都说他有严重内伤,一个月内不能傮劳杆活,他就真的在床上躺了一个月,苦不堪言,从此不敢再打「馥堂」的主意。

无所事事一个月,坐吃山空,好不容易伤好了,他开始寻找新的下手目标。

听朋友说文承公园旁一栋电梯大楼里,里头住的都是收入不错的白领阶级,其中八楼有家住户阳台未安装铁窗,正好方便偷儿登门入室,是好下手的目标。

「屋主是做什麽的?」飞鼠问朋友。

「屋主很年轻,常常不在家,好像是出差。另外有个外国人借居,如果屋主不在,外国人也不会在。」

敲定了下手目标,飞鼠打听出屋主已经出差了两天,外国人也不见踪影,就决定今晚行动。

夜半两点,飞鼠避过耳目攀上大楼,由外缘跳入八楼阳台,轻推阳台门,天,居然没锁,这家人也太粗心大意了吧?!

推门进去,发现客厅摆了许多骨董艺品,飞鼠识货,知道那些全都是高档品,随便一件卖掉都可以赚上几十几百万,心想发了,一个月前他在「馥堂」失之东隅,今天就在这里来个收之桑榆,哈哈哈。

轻手轻脚轻手轻脚││

「豹子你回来了?」突然有人发声问。

把飞鼠的魂都吓到快飞掉,屋子里暗暗的,应该没有人在才对吖,孟往声音来源处看,走廊另一头的浴室隐隐透出亮光。

惨了,原来主人在家,而且正在洗澡,真是不凑巧,还是溜之大急吧。

赶幜要冲往阳台逃,阳台已经站了个人。

(33 / 36)
厉虎,夺了情

厉虎,夺了情

作者:林佩 类型:耽美肉文 完结: 是

他,是优雅任性还带了点狡诈的狐狸, 毕生最大的假想敌就是师兄那只大笨虎, 猛虎不当,就爱做病猫一只, 所以,一定要跑在他前面!凡事...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